职称论文网-代写代发职称论文,职称论文发表!

当前位置: 职称论文网 > 艺术专业 > 唐传奇中的书生与豪侠正文

唐传奇中的书生与豪侠

时间:2018-04-28 10:3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摘 要:唐传奇题材广泛,塑造了一系列生动的形象,标志着我国古代文言小说的成熟。唐传奇作品中塑造的男性形象是相当成功的,柳毅,张生,虬髯客,唐玄宗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人物。唐传奇作品中男性形象类型多样化具有深刻的社会历史原因,同时也对后世文

  摘 要:唐传奇题材广泛,塑造了一系列生动的形象,标志着我国古代文言小说的成熟。唐传奇作品中塑造的男性形象是相当成功的,柳毅,张生,虬髯客,唐玄宗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人物。唐传奇作品中男性形象类型多样化具有深刻的社会历史原因,同时也对后世文学作品中的男性形象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关键词:唐传奇;书生;豪侠
作者简介:张康(1993-),男,汉族,陕西西安人,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学科教学(历史)专业教育硕士,研究方向:历史教学。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8)-09-0-02
宋代文人洪迈称“唐人小说,不可不熟,小小情事,凄婉欲绝,洵有神遇而不自知者,与诗律可称一代之奇”。[1]唐传奇题材广泛,塑造了一系列生动的形象,是中国古代文言小说成熟的标志。在我国古代文学发展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唐代传奇小说的研究中,女性形象历来是重点研究对象。相比之下,对唐传奇男性形象的研究就略显缺失,唐传奇中男性形象丰富,类型多样,本文以部分经典唐传奇作品为研究范围,论述唐传奇作品中的书生与豪侠形象。
文人士子形象是唐传奇作品中数量最多的,唐传奇对书生形象的塑造是相当成功的。他们出身不同,际遇不同,大多都具有浪漫情怀。《枕中记》中的卢生,《柳毅传》中的柳毅,《莺莺传》中的张生,《霍小玉传》中的李益,《常夷》中的常夷等,皆是唐传奇作品中的比较典型的文人形象,以下以柳毅、李益、张生为对象分析。
柳毅在科举考试失败后,在返乡路途中遇到龙女,得知龙女的悲惨遭遇后,见义勇为,答应为龙女传书。在爱情故事里,男主角的形象往往是软弱的,消极的,暗淡的,[2]柳毅却完全不同。救回龙女后,在酒席上,钱塘君借着酒劲,提出要把龙女许配给柳毅,本来这是一件好事,钱塘君却以势压人,威胁柳毅,柳毅毫不畏惧,义正言辞,拒绝了钱塘君。柳毅喜欢龙女吗?事实上,他是喜欢的。虽然他“是一个落第儒生,个性却刚强豪爽”。[2]他为龙女传书,是因为正义,没有私心夹杂其中,因此坚决拒绝了钱塘君,然而当龙女在宴席上亲自拜谢又殷勤话别的时候,柳毅也不免“殊有叹恨之色”。[2]后来两个人终于在一起后,柳毅在回答龙女的问话时,说:“夫始以义行为之志,宁有杀其婿而纳其妻者邪?一不可也。某素以操真为志尚,宁有屈于己而伏于心者乎?二不可也。且以率肆胸臆,酬酢纷纶,唯直是图,不遑避害。然而将别之日。见君有依然之容,心甚恨之。终以人事扼束,无由报谢。”[2]柳毅是一个标准的儒家弟子,以礼克己,以理服人。在柳毅的身上,也寄托了作者本人的理想情节。柳毅是一个敢爱,有骨气、有德行的书生形象。
《霍小玉传》、《莺莺传》是唐传奇中很成功的描写婚恋内容的作品。先说《霍小玉传》,李益出身于世家,二十岁的时候,就进士及第,才学出众,“思得佳偶,博求名妓”。第一次见到霍小玉时,说:“小娘子爱才,鄙夫重色。两好相映,才貌相兼。”轻浮之相欲然纸上,令人作呕。
张生在初次出现的时候,是一个标准的君子形象,“性温茂,美风容,内秉坚孤,非礼不可入。或朋従游宴,扰杂其间,他人皆汹汹拳拳,若将不及;张生容顺而已,终不能乱。以是年二十三,未尝近女色”。[3]在见到莺莺时,惊讶于莺莺的美貌,急忙见礼。故意多说话,想要和莺莺搭讪,一个猴急的情色之徒露出了真面目。红娘提醒张生,说:“郎之言,所不敢言,亦不敢泄。然而崔之姻族,君所详也,何不因其德而求娶焉?”张生回答说:“余始自孩提,性不苟合。或时纨绮间居,曾莫流盼。不为当年,终有所蔽。昨日一席间,几不自持。数日来,行忘止,食忘饱,恐不能逾旦暮。若因媒氏而娶,纳采问名,则三数月间,索我于枯鱼之肆矣。尔其谓我何?”[4]只见过莺莺一次,他就这样急不可耐,很明显,他对莺莺并没有情,只有压抑已久,难以按耐的性欲,他的行为,完全是被本能的欲望所鼓动,莺莺不仅长得漂亮,而且多才多艺,对张生而言,莺莺是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发泄性欲的对象,他从来都没有求娶莺莺的打算,毫不客气地说,张生在德行上存在极大地缺失。
李益在与霍小玉分别后,回到家中,迫于母命,与卢氏订婚。但是,可以感觉到,李益的内心是有愧疚感的,在霍小玉死后,他“生至墓所,尽哀而返。后月余,就礼于卢氏。伤情感物,郁郁不乐”。[4]新婚本应大喜,李益却郁郁不乐,所以他的内心是有所触动的。
但是,张生自始至终都是薄情寡义,始终在玩弄莺莺的感情,为自己辩解道:“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于人。使崔氏子遇合富贵,乘宠娇,不为云,不为雨,为蛟为螭,吾不知其所变化矣。昔殷之辛,周之幽,据百万之国,其势甚厚。然而一女子败之,溃其众,屠其身,至今为天下僇笑。予之德不足以胜妖孽,是用忍情。”[5]将莺莺比作是妲己,褒姒这样的红颜祸水,为自己开脱,实在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无耻之极,毫无人性。但是,“时人多许张为善补过者”,古代社会封建伦理道德对女性的摧残,可见一斑。
唐传奇中的大多数书生形象都略显轻浮,在两性关系上极为随意,这其实是基于唐代文人的真实风貌,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有极大的关系,鲁迅先生在其《中国小说史略》中就写到,“元稹以张生自寓,述其亲历之境”。隋文帝杨坚建立隋朝后,选官不问门第,隋炀帝时,正式创立科举制度。唐朝继承并发展了科举制度,科举是分科取士之意,在唐朝时,科举分为常举和制举两大类,常举是主要方式,细分为明经、明书、明法、明算、进士、道举、童子、秀才八科,其中以明經、进士两科最为重要。明经易中,进士难中,进士注重诗赋才华,对儒家经典记诵要求不高。唐代有“榜下捉婿”的传统,士子考中之后,与官宦联姻,自身也转变成为庶族地主。再者,李唐王朝是一个强盛、开放的朝代,与前代的封建王朝有很多不同之处。是一个民族大融合,文化大融合的特殊时期,统治阶层施行开明的文化政策。哲学上,以韩愈、李翱为代表的唯心主义,以柳宗元、刘禹锡为代表的唯物主义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史学上,唐代时,开创了国家正式开馆修史制度,史学家李延寿私人撰《南史》、《北史》,刘知己作《史通》,杜佑作《通典》。文学上,唐代文学的最大成就是诗歌,有初唐四杰、大历十才子、李白、杜甫等代表人物。艺术上,书法、绘画都取得了极大的成就。这种种因素,共同造就了唐代开放的风气,致使唐代文人士子的轻浮风气。
 豪侠类人物也是唐传奇作品中不可忽视的重要角色,司马迁在《史记·游侠列传》中写到:“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霍小玉传》中的黄杉客,《聂隐娘》中的隐娘,《红线》中的红线等,都带有“侠”的色彩。
那么,什么是“侠”呢?金庸先生在他的小说中曾经说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士的本质特征即是讲信誉、重然诺、拯厄困、不惧死。豪侠的产生,根本原因在于社会的混乱,人民缺乏安全感,渴望得到保护,所以豪侠类传奇故事一般都具有深刻的社会性。《柳氏传》中的许俊,使用计谋,及时出手,帮助韩翊和柳氏在一起。《霍小玉传》中,黄杉客被霍小玉的痴情所感动,打抱不平,强行挟持李益,让霍小玉能了了心愿,对黄杉客花费的笔墨不多,用寥寥几笔,勾画出了一个豪爽,有正义感的的侠客形象。在《无双传》中,豪侠古押衙使用巧妙的计策,救出了无双,让无双和仙客两个有情人能够在一起。《昆仑奴》中的昆仑奴磨勒忠诚勇敢,帮助主人成就良缘。
唐傳奇中最出名,影响最大的豪侠故事当属《虬髯客传》,虬髯客初次登场时,拿着枕头斜躺在床上,看红拂女梳头,丝毫不顾虑别人怎么想。虬髯客本有帝王之志,但是在见过李世民后,断了在此方世界争雄建立功业的念头,认为天下之主已有合适的人选,天下将归于李氏,把所有的财产都送给李靖和红拂女,让李靖去辅佐真命天子,建功立业,自己远赴海外,最终举事成功。虬髯客潇洒,豪爽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并且虬髯客还有识人之能,可谓是能力非凡。
虬髯客向李靖打听太原有没有什么出众的人物,李靖推举了李世民,虬髯客继续说道自己曾经听望气者说过太原有奇气,所以想去看一看,从这里可以看出,虬髯客是个粗中有细的人物,他听信望气者的话,但是又想要多了解些情况之后再做决定,远非普通的莽夫可比。在见到李世民后,他的内心非常失落,因为他认为李世民就是真命天子,天下终归不会属于自己。从之前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出,虬髯客武艺非凡,有过人之能,如果他是一个为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在当时与李世民见面的情况下,凭借武艺,杀掉李世民,除掉自己争霸天下强有力的对手,是非常简单的。但是,虬髯客没有,身为一个豪侠,他有自己坚守的道德情操。固然争霸天下建立功业是他的理想,但是“侠”的精神对他有更大的约束力。
虬髯客与其他豪侠不同之处还在于他对于未来有很明确的规划,在与李靖和红拂女分别的时候,他就告诉李靖,十年之后,在东南边几千里外的地方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那就是起事成功的日子,到时候可以向他祝贺。果然在贞观十年的时候,消息传来,虬髯客举事成功。从这里可以看出,虬髯客并不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对于天下大势,对于自己,对于未来,他有着清楚明确的规划。
也有一些比较难以定义的侠客,在《冯燕传》中,“燕少以意气任专,为击球斗鸡戏”。年轻时候的冯燕,是一名不务正业的狂徒,与别人的妻子通奸,结果杀错了人,把张婴的妻子杀了,后来自首,救下了无辜的张婴,虽然在伦理道德上冯燕有悖正义,不符合伦理道德的要求,但是却没有让别人替自己顶罪,承担自己行为造成的恶果,符合古人对豪侠的要求,被誉为“真古豪”。从这部分也可以看出来,古人对于豪侠类人物的私生活没有过高要求,甚至对豪侠类人物的私生活持有一种放任的态度。《崔张自称侠》中的崔张二人,自以为侠士,自我陶醉,生活在侠士的梦幻里,最终被假侠士夜客所骗,中唐以后,理想主义逐渐幻灭,人们对侠义思想有了理性的认识。
唐代传奇塑造了书生、豪侠等一大批经典的男性形象,唐传奇中书生、豪侠类型多样化是基于复杂的社会状况,也就是恩格斯所说的“历史的合力”造成的。这在一定程度上对明清小说的社会批判性产生了影响。比如说在《西游记》中,吴承恩对于道教的批判,就是基于当时皇帝沉溺于炼丹成仙,不理国政。在《儒林外史》中,作者吴敬梓深刻地揭露了儒林的种种丑恶现象,这种揭露也是基于当时社会上的种种乱象。总而言之,唐传奇中塑造地一系列男性形象,对于后来文学作品中的男性形象产生了深远地影响,是文学史上闪闪发光的明珠。对唐传奇中男性形象的分析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文学上的意义。同时唐传奇中男性身上所具有的侠义精神、善良勇敢等优秀品德对于今天的人们也有可学习之处。
参考文献:
[1]洪迈.唐人说荟[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21.
[2]程毅中.唐代小说史话[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1990.
[3]李昉.太平广记[M].北京:中华书局,2013:4012.
[4]汪辟疆.唐人小说[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
  [5]吴志达.唐人传奇[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187.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