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称论文网-代写代发职称论文,职称论文发表!

当前位置: 职称论文网 > 新闻专业 > 美国开源情报制度分析及发展趋势正文

美国开源情报制度分析及发展趋势

时间:2018-01-12 10:5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摘 要] 本文以美国为例,系统论述了其对开源情报认识、开源情报制度形成过程、开源情报体制等内容,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开源情报发展新趋势以及对我国开源情报建设启示。 [关键词] 美国;开源情报;情报工作;分析 [中图分类号] G35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

  [摘 要] 本文以美国为例,系统论述了其对开源情报认识、开源情报制度形成过程、开源情报体制等内容,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开源情报发展新趋势以及对我国开源情报建设启示。 

  [关键词] 美国;开源情报;情报工作;分析
[中图分类号] G35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1-0037(2017)9-78-4
Abstract: With America as an example, this paper systematically discussed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open source intelligence, the forming process of open source intelligence system, and the structure of open source intelligence, etc. Based on this, the new trend of development of the open source intelligence and open source intelligence construction enlightenment to our country were proposed.
Keywords: The United States; open source Intelligence; intelligence system; analysis
当前,随着信息技术与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开源情报(open sourceintelligence ,简称OSINT)已经成为情报工作中越来越重要的一部分,各大国的专家学者和职能机构都极度重视开源情报。正如英国冲突研究所研究员安妮·阿迪斯所说:“与密级来源情报相比,公开来源情报谈不上好和坏,只是不同而已。但没有公开来源情报,密级来源情报分析就不可能做好”。在各大国中,美国开源情报机制的发展十分清晰,可以作为经典案例来分析。
1 美国对开源情报的认识
1.1 美国开源情报的官方定义
开源情报即是一门情报学科,也指根据该学科实践获得的情报。
美国法典第50卷《战争和国防》将开源情报定义为:“面向一定的用户群体,以获取情报为目的,从公开各类型信息中及时采集、分析和分发情报”。开源情报收集一般通过监控、数据挖掘和研究来完成。开源产品支持全源情报和持续的情报处理活动(生产情报知识、分析、评估和分发)。如其他情报学科一样,开源情报根据指挥官的情报需求而开发。
1.2 美国开源情报的早期实践与认识过程
美国陆军开源情报手册ATP2-22-9指出:“在卫星和其他高科技信息手段出现之前,军事专家就已经规划、准备、收集和生产来自公开信息的情报,以获得对外国土地、民众、潜在威胁和军队的理解”。
事实上,美国展开正式的开源情报实践至少已经有70多年的历史。
1941年2月,以美国成立外国广播监测处(FBMS)为标志性事件,开创了美国收集和分析军事情报的开源情报之最。中央情报局在1947年将外国广播监测处收为“麾下”,并更名为对外广播新闻处(FBIS)。对外广播新闻处监测范围较以往有所放大,已扩大到了外国电视、广播、平面媒体等大众传媒上。
被美国情报界称之为“情报分析之父”的谢尔曼·肯特于1947年指出,情报界每天所使用的情报中,大约有80%来自公开来源。其在1949所著书中——《为美国世界政策而服务的战略情报》指出,虽然有些情报可能是通过秘密途径获得的,但是大量的情报必须是来自平淡无奇的、光明正大的观察和研究得来的。
1966年6月30日,时任美国总统的L·约翰逊在理查德·М·赫尔姆斯宣誓就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的仪式上发表讲话,指出开源情报工作的重要性:“最高成就不是获取秘密情报,而来自于对印刷文献资料长年累月的耐心研究。”
此外,也有中国学者梳理了美国拥有近60年历史的情报界顶级刊物《情报研究》,得出其中一条结论是:“情报资料来源,从传统战时谍报秘密手段,有转向为开源情报的搜集整理的趋势。”
2 美国开源情报制度的形成过程
随着历史的发展,由于开源情报采集成本小、风险低、难度不高、内容丰富、来源广泛易得、连贯性强等特点,其开始在情报总量中占比越来越大,地位愈发重要,在20世紀90年代开始逐渐形成制度。
2.1 美国开源情报制度形成的初始阶段
开源情报(OSINT)这一情报学科正式诞生于20世纪90年代初。1992年颁布的国家安全法开启了美国情报界的大改革,奠定了开源情报在情报界中的地位,同时一些相关机构也纷纷建立。例如,根据1994年中情局局长第2/12号指令《美国情报界从公开资源中获取情报的计划》成立的共享公共资源计划办公室,其在1995年发布的《开源战略计划》(COSPO),确立了开源情报的概念原理,包括情报信息源的采集、共享等政策性原则,以及如何建立情报界虚拟非保密网络(OSIS,2006年更名为ntelink-U)的规定等。
在1996-2004年期间,美国国防部国防情报局制定和实施了《国防开源情报计划》(DOSIP),并委托相关开源情报公司对《开源战略计划》所确立的项目进行了信息技术跟踪。在《美国情报与打击恐怖主义改革法》的要求下,2005年11月在国外广播情报部门的基础上成立了隶属于国家情报总监的国家开源中心,具体事务由中情局负责管理。
可以说,在1994-2004五年之内,美国情报界初步完成了开源情报的概念、程序、技术手段等制度规范过程,积累了大量的部门及跨部门工作经验,为日后美国开源情报的快速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2.2 综合发展阶段
在2004-2005年期间,美国情报界在之前的基础之上,开始进一步整合相关资源,制定一系列政策性文件,旨在把开源情报向系统性、综合性、规范性上发展。在这一阶段主要工作包括:制定相关法规文件,制定预算政策计划与技术培训计划,确定信息保障与信息安全策略,招募专家与进行人员专业训练等。
美国情报界现行的开源情报规范就是基于2006年国家情报总监颁发的第ICD301号指示《国家开源情报计划》。该指示明确美国情报界开源情报工作的过程管理政策,明确了情报界的相关组织架构和责任,特别是确定了美国开源情报的实施指导原则:
第一,先期原则,即开源情报工作应在包括人力情报、信号情报、战场情报等所有情报活动之前进行。
第二,专家原则,即由专门成立的开源情报专家小组成员,统一传授开源信息获取方法与分析方法。
第三,全覆盖原则,即对开源信息的来源进行全球覆盖,对开源信息的领域进行全专业覆盖。
第四,统一技术标准原则,即对开源情报所涉及的设备、架构、方式和方法等进行统一规范、统一开发、统一配发。
第五,灵活原则,即为解决个别具体情报任务时效性的问题,将由于体制带来的烦琐手续和限制所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程序而运用的“臭鼬工厂”管理原则。
在《国家开源情报计划》的基础上,美国情报界各机构随后制定了各自在开源情报领域的指导性文件。例如,国防部在2010年8月24日发布了国防部指示第3115.12号《开源情报》;空军于2012年5月18日发布的空军指示第14-130号《空军开源情报》(已于2014年4月1日更新);陆军于2006年12月发布的临时野战条例FMI2-22.9《开源情报》,以及于2012年7月发布的技术出版物ATP2-22.9《开源情报》。
2.3 政策执行阶段
根据各类法案与指示,相关机构不断建立并投入运作。依据2004年《美国情报和打击恐怖主义改革法》,由国家情报总监对开源情报活动进行总领导和协调,由负责开源情报的国家情报副总监帮办实际履行职能。国家情报总监开源中心涉及情报界、政府、私营企业和学术界的大圈子,保障美国情报界中实施开源情报构想。开源信息中心的行动由其年度评估批准的信息收集计划中的当前开源需求驱动。开源信息中心监控和获取全球超过160个国家,涉及80种语言的开源信息,分析世界各国以及跨国行为体的媒体和网站中与美国政府的重大政策相关的内容和行为。
情报界的各机构也在多语言翻译系统、互联网情报分析、数据分析等方面积极进行研究。例如,开源信息中心下属有于2003年成立的开源学院,开源学院是进行开源情报手段训练的主要机构,为政府和军队各个相关部门提供包括媒体分析、互联网隐藏信息挖掘、图书馆资源和研究技巧等28门课程培训。
国家开源委员会(NOSC)则负责情报界的跨部门管理与业务协调工作,该委员会由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国防部负责情报的副部长办公室,以及各相关情报组织与部门的代表组成,主要承担的职责:一是对各军种和战区司令部所进行的开源情报活动进行协调,对开源情报相关项目和活动进行决议;二是评估各机构开源情报需求的优先顺序。
国防部的开源情报工作,则是由负责情报的副部长总体负责,由国防情报局局长(DIA)负责具体的组织与实施。由国防情报局、各军种情报机构、战区司令部相关情报机构代表组成的国防部开源情报委员会(DOSC),则负责国防部内部的跨部门、跨军种的开源情报管理与业务协调,对相关开源情报的项目、活动进行评估与决议。
经过多年系统性的发展,开源情报工作在情報界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其情报效能逐渐增大,也逐渐成为支持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制定的强大支撑。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统计,2007年的情报收集总数中超过80%来自开源情报。
3 以互联网情报开发为核心的开源情报新趋势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移动互联网及与之息息相关的地理空间信息、相关大数据技术同步发展,情报机构开始对互联网积极介入。开源情报获取技术不断发展,开源情报数据量随之呈现指数级的增长。
3.1 传统开源情报对象的网络化和网络带来的新型开源情报对象
在互联网之前,开源情报的主要来源是图书、杂志、广播电视电台、新闻媒体以及政府和民间机构公开的信息和数据等。在互联网诞生及逐步发展后,开源情报的情报源,一是包含了上述传统情报源的网络化产品;二是以谷歌地球为代表的地理空间情报网站及服务;三是诞生了网络社区这一新型情报对象:社交媒体网站、视频网站、维基百科网、博客、论坛、甚至购物网站。
3.2 社交媒体情报不仅拥有意识形态、价值观层面的价值,并可以直接为军事防务服务
由于社交媒体的兴盛,互联网上出现了大量的个人发布的信息。皮尤研究中心调查显示有65%的成年互联网用户使用社交网站。每一天,仅仅推特中大约发布4亿张帖子,更不论其他社交媒体网站。其中包含大量具有情报价值的信息。例如,索马里恐怖组织激进组织青年党(al-Shabaab)的支持者使用微博来炫耀在摩加迪沙的3次爆炸:“城市以前的一个警察局发生了第三次爆炸,当时民兵准备占领警察局。”
美国国防部认为,社交媒体为了解民众的思想脉搏提供了重要的机遇:人们对于事件的反应、对于重要问题的意见、政治情绪、呼吁举行抗议活动以及其他一些事情。社交媒体还为防务、情报以及国土安全分析人员就潜在的危机提供了早期预警,如下一次“阿拉伯之春”运动、军事冲突或自然灾害。因此,在传统的情报分析对象的基础上,社交媒体越来越成为一个新的重点情报源。
  美国国防部认为,这些工具将可能得到无穷无尽的情报成果,其中包括战术的、战役的、战略的以及全球的情报,不仅仅是发现谁会跟激进组织青年党的帖子,而且还可以了解到巴基斯坦反政府情绪的聚集点,或者生活在迪拜的伊朗人对于阿亚图拉回国的感受,以及什么时间他们会有这样的感受。开罗的暴动是由于食品价格,或者是由于诋毁先知穆罕默德的电影录像。
 情报公司MicroTech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托尼·希门尼斯认为,除了社会整体层面的意识形态、价值观方面的重要情报,社交媒体情报同样直接适用于军事和情报应用。军事行动是一项非常庞大的活动,当然可以纳入社交媒体与军人保持接触并使之参与行动,现在这种现象已经变得非常普遍”,希门尼斯评论道,“以正确的心态分析军队人员的关切、倾向和问题,可能会产生更高的效率并使任务胜利完成”。例如,从征兵工作的相关公开数据,到特定地区民众对于美军的存在的情绪。
3.3 技术处理能力成为开源情报待突破的瓶颈
由于互联网海量的开源信息,如果没有一个有效分析方法,真正具有情报价值的信息反而会被海量的无效信息所淹没,如何进行有效的、及时的、智能的情报分析就成了当前情报界最为棘手的问题。
据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国防情报局、国务院都开始投资技术公司以更好地获取网络情报。海军研究办公室也开始资助私营企业研究社交媒体预警与情报业务。
此外,美国陆军情报和保密司令部意图能够匿名地扫描多达40个国家以及66种语言的社会媒体平台和开源信息,并且在巨大的信息数据集上进行大数据分析,从而搜索政治、军事、经济和其他领域的趋势。而且陆军想要能够从智能手机上做到这一点,从国土安全部到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等机构都指望使用社会媒体分析来寻找恐怖主义迹象或作为紧急事态下的舆论引导。现在所面临的挑战包括庞大的数据规模以及使用在像推特和脸书上的种类繁多的语言。
4 启示
美国历来把中国视为潜在威胁,以亚洲特遣队为代表的开源情报组织产生了巨大效能。我国的开源情报工作也同样取得了很多成果,但也有一些明显的不足。
4.1 开源情报难共享
国内存在定密泛化,各相关机构开源情报不共享,造成情报研究难,重复劳动多等现象。这方面,美国历史上也有着类似的问题。美宾夕法尼亚州梅西赫斯特学院情报研究学助理教授Kristan J Wheaton认为:“过度的保密和分类可以导致一些重要信息传递不畅,使其不能在正确的时间到达正确的人手中”。里根时期的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执行主任罗德尼·迈克丹尼尔也曾认为过度保密90%属官僚主义。”
4.2 开源情报实践主体认识狭隘
国内相关部门对开源情报实践主体认识狭隘,偏向于认为这是情报机关的专职,情报来源局限性大。从整体来看,国内民口的开源情报工作发展迅速,军口的开源情报相对滞后。反观美国,其认为开源情报的实践主体可以是情报人员也可以是非情报人员,并更多地投资和依靠企业和民间机构,增加情报处理能力,情报数量和情报渠道,取得了大量成效。
4.3 应重视开源情报人才教育培养
美国情报界所建立的多层次开源情报教育体系的做法是值得我们借鉴学习的。例如,美国开源信息中心下属的开源学院,其专业的、成体系的开源技能培训为美国开源情报的发展奠定了不可或缺的人才基础,培养了一大批开源情报的专业人员。相对而言,在开源情报工作多層次专业教育、技能培训及等方面教育培训体系等方面,我们当迎头赶上,为中国的开源情报工作打下扎实的基础。
参考文献:
[1] Anne Aldis.建立公开来源情报网络[J].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编译.英国国防学院期刊,2007(12).
[2] Title 50.United States Code[M].2012.
[3] А·Зенин.美国陆军如何通过公开信息搜集情报[J].知远战略防务研究所编译.俄罗斯外国军事评论,2009(5).
[4] 丁波涛.“国外开源情报工作的发展与我国的对策研究”[J].情报资料工作,2011(6).
[5] А.Говоров.美国情报界和国防部对公开信息资源的利用[J].知远战略防务研究所编译.俄罗斯外国军事评论,2012(12).
[6] Aram Roston.美国国防部开始利用社交网络获取情报[EB/OL].知远战略防务研究所编译.http://www.defensenews.com/article/20121113/DEFREG02/311130003/Unwitting-Sensors-How-DoD-Exploiting-Social-Media,2012-11-13.
[7] Karen E.Thuermer.美军采用几种不同的解决方案从社交媒体中提取有价值的情报[J].美国军事信息技术,2012(6).
[8] 汪川.为什么要研究美军[EB/OL].http://www.21ccom.net/articles/world/bjzd/20141010114420_all.html,2014-10-10.
  [9] Kristan J Wheaton.国际关系与安全网[EB/OL].http://www.isn.ethz.ch/,2008-11.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