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称论文网-代写代发职称论文,职称论文发表!

当前位置: 职称论文网 > 图书馆员 > 敦煌《燕子赋》中的修辞现象正文

敦煌《燕子赋》中的修辞现象

时间:2016-02-24 09:48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网络搜集 点击:
《燕子赋》是敦煌变文集中的一篇俗赋,其丰富的修辞手法对研究民间文学修辞艺术的发展有重要作用,其辞格的使用也有其与众不同的写作特点,其独特的手法与表现方式对现代的民间文学作品的创作与研究都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敦煌变文集》中的《燕子赋》,描写一个双燕筑巢,被黄雀侵占,燕子与之对簿公堂的故事,作品通俗幽默、深刻尖锐,生动揭露了社会的不公不义,是敦煌变文中少有的佳作。已知的有十个抄本,共两种,一篇末尾题为“《燕子赋》一卷”,一篇末尾题为“《燕子赋》一首”。前者句式从四言至九言不等,四、六言句占多数,全篇押韵,但韵脚转换自由随意,一般将其归为俗赋一类。后者除六言四句、七言一句外,通篇五言句式,押韵灵活,类于白话叙事诗。二者内容基本一致,借燕雀争巢的一段公案,反映出唐王朝复杂的社会矛盾。就风格而言,前者泼辣刚健,后者文笔整饬规范。前者当作于武周圣历元年“括客”之后,玄宗开元九年(721年)朝廷对浮逃户采取优惠政策之前。作为典型的敦煌俗赋,虽然篇幅并不算长,只有3014字,却使用了丰富而独特的修辞手法,这在唐以前的作品中是极少出现过的,对之进行的研究对探寻古代俗文学发展史、民间文学修辞艺术以及宋元话本的产生源头,都有一定的意义,本文拟以四、六言《燕子赋》为本,对《燕子赋》的独特修辞艺术做一番探讨。 
  一、《燕子赋》的修辞手法 
  (一)铺陈 
  1.双燕翱翔,欲造宅舍,夫妻平章,东西步度,南北占详,但避将军太岁,自然得福无殃,取高头之规,垒泥作窟,上攀梁使,藉草为床,安不虑危,不巢于翠幕,卜胜而处,遂托弘梁。 
  这段文字作者反复陈述燕子夫妻为造房所倾注的心血。正为后文家宅被夺张本蓄势,读来情趣盎然。 
  2.若实夺燕子宅舍,即愿一代贫寒。朝逢鹰夺,暮逢痴(鸱)□,行即着网,坐即被弹,经营不进,居处不安,日埋一口,浑家不残。 
  黄雀在凤凰面前诅咒发誓,连用了八个毒誓,烘托了黄雀怙恶不悛的丑恶嘴脸。作为一种比较古老而又有浓厚宗教色彩的通俗文艺,敦煌俗赋继承了诗经的优良传统大量使用了这种“赋”的手法,采用赋中常用的这种铺陈的修辞手法,一气贯注、加强语势,同时渲染某种环境、气氛和情绪。但此修辞方法在本文中仅出现3处,这一点和传统的汉赋有所不同,我们认为,这主要是因为本赋故事性很强,过多的铺陈会使情节拖沓。 
  (二)比喻 
  1.半走半骤,疾如奔星,行至门外,良久立听 
  2.既见雀儿困顿,眼中泪下如雨,口里便灌小便,疮上还贴故纸。 
  3.正见雀儿卧地,面色恰似坌土,脊上缝个服子。 
  在当时的民间,小便和故纸都是治疗伤痛的好药,在这里是使用的暗喻。服子是包袱,在这里指的是雀儿背被棒打,肿得很高。在《燕子赋》中,像疾如奔星的明喻并不多见,暗喻手法要使用得更多。这使得本赋更加含蓄,耐人寻味。 
  (三)拟人 
  1.硬努拳头,偏脱胳膊,燕若入来,把捧撩脚 
  2.雀儿得出,喜不自胜,遂唤燕子,且饮二升 
  《燕子赋》通篇皆用拟人手法,以燕雀争宅揭露社会不公,讽刺效果强烈。 
  (四)借代 
  1.不曾触犯豹尾,缘没横罹鸟灾。 
  豹尾在此以帝王所乘豹尾车代指强恶势力。 
  2.干言强语,千祈万求,“通融放到明日,还有些些束羞(修)。” 
  黄雀被抓,家人求情,请求宽限到第二天,到时会送上束羞(修),束羞(修)本是指旧时学生的所交的学费,这里黄雀家人代指行贿的礼物。也能见到家人慌张,口不择言的情景。 
  (五)引用 
  引言是引用不见于书本的格言俗语、谚语等。 
  1.人急烧香,狗急蓦墙。 
  2.使人远来冲热,且向窟里逐凉。卒客无卒主人,蹔坐撩治家常。 
  3.雀儿美语相遮:官不容针,私可容车。 
  引事是引用历史故事。 
  1.雀儿叹曰:“古者三公厄于狱卒,吾乃今朝自见。惟须口中念佛,心中发愿,若得官事解散,验写多心经一卷。” 
  2.鸿鹤宿心有远志,燕雀由来故不知。一朝自到青云上,三岁飞鸣当此时。 
  引用见之典籍的文字。 
  1.大鹏信徒(图)南,鹪鹩巢一枝, 逍遥各自得,何在二虫知。 
  引用中俗语引用较多,典籍较少,这是和《燕子赋》通俗明快的风格相适应的。 
  (六)对偶 
  1.朝逢鹰夺,暮逢鸱算;行即着纲,坐即被弹 
  2.头不能举,眼不能开 
  虽是赋体,和传统古赋并不相同的是,对偶使用虽然多见,但经常以宽对为主,严格的工对比较稀少。 
  (七)排比 
  1.经营不进,居处不安,日埋一口,浑家不残 
  2.身不跨马,手不弯弓,口衔艾火,送着上风 
  3.捉我支配,捋出脊背,拔却左腿,揭却脑盖。 
  排比和赋的铺陈手法非常相似,都是在反复渲染,烘托气氛。只是排比的句式更加整齐,句子结构也较相似。 
  (八)双关 
  1.不曾触犯豹尾,缘没横罹鸟灾。 
  “鸟灾”二字,既指燕子遭遇雀儿欺侮,又双关亵语“鸟”。 
  2.汝可早去,唤取鸲鹆。他家头尖,凭伊觅曲,咬啮势要,教向凤凰边遮嘱。 
  鸲鹆即是八哥,不仅头尖,而且善于人言,可谓是削尖脑袋的拍马屁者。 
  (九)夸辞 
  1.凤凰令遣追捉,身作还处抵当,入孔亦不得脱,任你百种思量 
  凤凰差手下去捉拿黄雀,黄雀想逃,差官在门外大喝:入孔(就是钻进小孔)也逃脱不了! 
  2.明日早起过案,必是更着一顿。杖十已过关天,去死不过半寸。

 

 

  去死不过半寸,自然是离不远了。 
  (十)敬语 
  敬语有敬人和自谦 
  1.浑家大小,亦总惊忙,遂出跪拜鹪鹩,唤作大郎二郎。 
  唐代奴仆称主人为“郎”,“大郎二郎”即“大爷二爷”,这是黄雀全家看见差人到家捕捉罪犯,连称大爷。 
  2.〔于时〕鹡鸰在傍,乃是雀儿昆季,颇有急难之情,不离左右看侍。既见燕子唱快,便即向前填置:“家兄触误(忤)明公,下走实增厚愧,切闻狐死兔悲,恶(物)伤其类;四海尽为兄弟,何况更同□(臭)味。 
  鹡鸰是黄雀的兄弟,鹡鸰见黄雀受难,就向燕子求情,使用谦称“下走、窃” 
  (十一)映衬 
  1.雀儿被吓胆碎,口口惟称死罪,请唤燕子来对。燕子忽硉出头,曲躬分疏。 
  “忽硉出头”是豪迈地昂首阔步的样子,黄雀与燕子对簿公堂,黄雀理亏,低头认罪,燕子则是理直气壮。 
  (十二)反语 
  1.夺我宅舍,捉我巴毁,将作你吉达到头,何期天还报你。如今及阿莽次第,五下乃是调子。 
  “调子”是开玩笑的意思,黄雀被凤凰判责五百鞭笞,燕子挖苦说,这五百下只是开个小玩笑。 
  (十三)反复 
  1.“通融放到明日,还有些些束羞(修)。”但知免更吃杖,与他祁摩一束。”今日之下,〔乞与〕些些方便,还有纸笔当直,莫言空手冷面。” 
  本赋中词语反复用得较多,语句反复较少,这也是口语化的民间文学作品的一个特点。词语反复又叫叠字,《燕子赋》平声叠字和齐齿叠字较多,留给读者和听者强烈的清脆而悠扬的声律。 
  (十四)讽喻 
  1.高丽遂灭,因此立功,一例蒙上柱国,见有勋告数通。必其欲得磨勘,请检《山海经》中。 
  雀儿自诩立过战功,但却记载在满纸荒唐的《山海经》中,凤凰不查,居然信以为真。 
  2.雀儿欢曰:古者三公厄于狱卒,吾乃今朝自见。惟须口中念佛,心中发原:若得官事解散,验写《多心经》一卷。 
  雀儿强占燕巢,居然把自己比做贤人遇难,可发一笑。 
  (十五)互文 
  1.东西步度,南北占详 
  “步度”“占详”都是测量、观察的意思,这是形容燕子建新居时忙碌的样子。 
  (十六)消极的修辞方式 
  1.整散句的选择 
  (1)终遣官人棒脊,流向担(儋)崖象白。’云:‘野鹊是我表丈人,鵙鸠是我家伯。州县长官,瓜萝亲戚。是你下牒言我,共你到头无益。 
  (2)妇闻雀儿被杖,不觉精神咀(沮)丧。但知搥胸拍臆,发头忆想。阿莽两步併作一步,走向狱中看去。 
  《燕子赋》虽以四六言为主,但间或杂以七、八言,有所变化,显得生动活泼。 
  2.灵活用韵 
  (1)“耕田人打兔,蹠履人喫臛。”古语分明,果然不错。硬努拳头,偏脱胳膊。燕若入来,把棒撩脚 
  (2)凤凰云:“燕子下牒,辞理恳切。雀儿豪横,不可称说。终须两家,对面分雪。但知臧否,然可断决。” 
  (3)鸿鹤好心,却被讥刺。乃兴一诗,以呈二子 
  《燕子赋》用韵灵活,从四句一转到十几句一转,非常灵活,在隔句押韵的基本手法下,还可以句句押韵,寓变化于整齐中。俗赋与文人赋不同,它本来是口头表演的,为了吸引听众,争辩的内容必须诙谐有趣,语言必须短小精悍,富有节奏和韵律。如《晏子赋》中晏子戏梁王的故事。但这是以历史故事敷衍而成的,和《燕子赋》的全篇轻松幽默的喜剧色彩大不相同。这在留传下来仅10多篇的敦煌俗赋上是不多见的。 
  二、《燕子赋》的修辞特点与启示 
  (一)修辞密度大 
  《燕子赋》辞格十分丰富,全文只有3千多字,却有十五种辞格甚至更多,而且许多辞格都在文中多次使用,拟人的手法贯穿全篇,比喻的手法达45次之多。 
  俗赋与文人赋不同,它本来是口头表演的,为了吸引听众,争辩的内容必须诙谐有趣,语言中俗语修辞的方法,如双关、引用、拟人等出现的频率远比对偶、排比等典雅的修辞手法高的多。而诗经中大量使用的赋的铺陈手法,在文中也得到了很好的继承,高密度的修辞运用,使得本文具有了浓厚的民间曲艺风格。 
  (二)传统修辞手法和民间作品修辞手法使用的不均衡现象 
  我们同时也发现,《燕子赋》中,先秦古文常用的互文在文中只用了一次,并提、错位等辞格在文未见使用。互文的修辞手法在魏晋南北朝的诗歌中被大量使用,如《木兰诗》和《孔雀东南飞》等乐府诗歌中经见,而唐代的民间文学,主要是传奇逐渐昌盛,民间韵文只是敦煌曲子词和俗赋了,《燕子赋》中互文手法的减少,不是表现手法匮乏,而正是民间文学修辞手法日趋丰富,使得互文退居其次了。并提、错位等传统修辞手段由于过分古雅,理解上也有一定难度,故文中并未出现。 
  (三)用典的民间化 
  《燕子赋》全文用语非常口语化,用典也多为民间习知的历史故事与人物,引用的儒家经典并不多,毫无书卷之气。这和《史记·龟策列传》载有宋元王与神龟的一段俗赋大不相同。《燕子赋》的作者,由于各卷皆未署名,已无从考知。但我们从其修辞手法的运用特点可以大致推断《燕子赋》的作者应该是一位深通世故的下层民间艺人。 
  (四)积极修辞的全方位覆盖 
  我国现代修辞学的鼻祖陈望道先生把修辞分为积极修辞和消极修辞两大分野,积极修辞是借助辞格,以形象、生动地表达说话者内心情感、生活体验为目的的修辞活动;消极修辞不同,它是以平实、客观地表达事物概念,阐明事理为目的的修辞活动。 
  在词语的准确、鲜明,句式的选择等消极修辞手法中,《燕子赋》采用了不少,但无论是手法的种类还是使用的频率都没法和其中使用的积极修辞相比。这也说明《燕子赋》积极修辞的大量运用,保证了作品的形象性和生动性。 
  《燕子赋》修辞手法的运用启示我们,俗赋表现力的大小,体现在一些特殊辞格的使用频率上,同时,语句还必须短小精悍,富有节奏和韵律。《燕子赋》中的这些修辞特点无疑对我们研究唐朝乃至以后的民间文学的写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伏俊琏.两篇风格迥异的〈燕子赋〉[J].社科纵横,2005(4). 
  [2]张涌泉,黄征.敦煌变文校注[M].北京:中华书局,1997. 
  [3]张鸿勋.敦煌变文选评[M].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2000.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