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称论文网-代写代发职称论文,职称论文发表!

当前位置: 职称论文网 > 高校教师 > 国内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研究述评正文

国内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研究述评

时间:2018-05-02 13:5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关键词: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研究述评 摘要:文章对有关公共图书馆和数字阅读的文献进行了统计和分析,在此基础上研究了我国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的现状,并就实践中产生的同质化、参与度低的现状提出了一些建议。 中图分类号:G258.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

   关键词: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研究述评
摘要:文章对有关公共图书馆和数字阅读的文献进行了统计和分析,在此基础上研究了我国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的现状,并就实践中产生的同质化、参与度低的现状提出了一些建议。
中图分类号:G258.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8)03-0027-03
1背景
数字阅读的快速发展得益于可视化阅读设备以及数字化资源的普及,2017年1月CNNIC发布了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6.95亿,增长率连续三年超过10%;我国包括支付宝、政府微信公众号、手机端应用等在内的在线服务用户规模达到2.39亿,占网民总数的32.7%[1]。读者需求的变化就是公共图书馆服务导向的变化,在数字阅读已经成为图书馆学发展大趋势的前提下,及时梳理国内公共图书馆开展数字阅读的情况,从理论和实践两个层面分析我国公共图书馆发展的特点,可以为公共图书馆的发展提供参考。
2学术期刊载文及统计分析
2.1学术期刊载文统计
笔者在CNKI数据库中进入“高级检索”界面,选择检索条件(主题=数字阅读 并且 主题=公共图书馆)及数据库(博士论文数据库、硕士论文数据库、中文期刊数据库以及教育期刊数据库),将检索结果按照年度和相关度排列,排除非学术相关的文献,共检索出180条有效数据(见表1)。
2.2CSSCI来源文献引证关系分析
笔者以数据库检索出的42篇核心期刊刊载的文献为数据源,通过指标分析发现42篇文献总被引119次,篇均被引数2.83,總下载数10,328,篇均下载数245.9,下载被引比达到86.79。笔者通过构建文献互引网络可视化图,将引证文献作为可视化图的节点,同时显示文献刊名及引证文献的被引频次,共得到文献引证频次高于100的7篇文献(见表3)。这7篇文献的引证频次说明了文献的质量,直接反映了我国数字阅读领域的现状和方向。从引证文献的年度分布来看,与本主题的文献年代分布呈现出正相关,也符合普赖斯“最大引文年”的表述:文章被引证的峰值是该文章发表以后的第一年,且学术论文从出版到成为被引证文献存在一定的时滞。因此,基于引证视角来评价学术论文影响力,被引证文献至少已发表2年或2年以上[2]。
3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的发展探索
国内数字阅读起源于高校。2003年9月,一篇名为《服务决胜数字阅读——书生推送服务型数字图书馆》的文章,预示了我国数字阅读时代的到来。文章指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造成了高校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的大范围关停,逼迫学生通过网络来完成对信息的需求和阅读的渴望”,并认为这是一场“阅读的革命”,有可能改变公众对信息需求的获取方式[3]。
3.1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的理论探索
从2001年开始,文化部、财政部联合发起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到2010年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的主体建设工程已扩展到县级分中心。但是,一直存在的城乡两极文化和知识鸿沟并存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改善。这不仅仅是城乡发展不平衡造成的,更是知识和信息传播的滞后性和实效性导致的。2009年,在广西图书馆学会年会上,有代表提出了在县级公共图书馆推广数字阅读,提出了县级以下文化信息资源共享机构发展数字阅读存在的现实问题和发展前景,并就当下遇到的问题提出了几点建议[4]。2010年,智能手机逐渐成为移动通信市场的主流,家用网络逐渐普及,公众对纸质信息传播媒介的关注度逐渐下滑。吴慰慈在《2010年图书馆学学术进展》中很明确地将“数字阅读和移动图书馆”单独作为一个未来的研究方向。电脑阅读、手机阅读、电子书阅读三流合一,宣告了数字阅读时代的到来[5]。我国公共图书馆开始将数字阅读引入日常的服务性工作中,数字阅读也开始在若干中心城市逐渐推广开来,成为当前阅读行为的一个主流。
3.2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实践
从2011年开始,国内公共图书馆纷纷开展了以数字阅读为主题的服务或者群众性活动。2011年,南京图书馆针对规模不断扩大的智能手机用户,率先推出了“掌上南图”在线服务WAP网站。通过“掌上南图”,用户可以同时在线上和移动设备上查找文献资源,通过整合阿帕比的CEBX技术格式,用户可以在安装阅读器的环境中无障碍地浏览在线资源[6];上海图书馆开展了为读者提供35款“电子书”的体验活动,读者借阅电子书的需求逐渐增加,仅2012年易博士、汉王、Foxit、Bambook锦书等7款电子书外借累计近3,000人次[7]。随后,手机应用APP也从商业领域扩展到文化服务领域,越来越多的省级公共图书馆开发了自己的APP。2013年,全国公共图书馆工作评估也将数字图书馆推广服务作为衡量公共图书馆业务成效的重要指标之一。
4我国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现状分析
4.1主题丰富但同质化现象严重
“网络书香”是由国家图书馆牵头,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统一组织,全国公共图书馆共同参与的数字图书馆推广活动。从2012年开始,全国上百家公共图书馆联动,通过征文、视频比赛、讲座、展览等一系列活动,将120T的数字资源展现给全国的读者[8]。此外,各个省(市)级公共图书馆也开展了旨在提升本馆读者服务满意度的各种数字阅读活动,具有代表性的有:上海图书馆的“市民数字阅读推广周”、山东省图书馆的“光明之家·视障数字阅览室”、长沙图书馆的“百万电子图书任您选”等。大多数公共图书馆都开展了面向儿童、军人、残障人士等特殊群体的数字推广活动,凸显了馆藏资源的特色化和服务的优质化,在业内获得了较高的评价,被视为公共图书馆开展数字阅读的典范。但是,这些数字阅读活动也存在问题:①从推广方法看,主要通过微信公众号、微信订阅号、微博等开展,受众面比较窄,同时,以馆藏数字资源和网络资源为主体,没有走出图书馆面向公众。②从效果来看,虽然图书馆每年都举办相关活动,但活动的影响力逐年降低,没有持续引起社会共鸣。

 4.2基层馆参与度较低
2017年7月20日,首届“山东文化惠民消费季”在山东济南拉开帷幕。在“消费季”期间,凡是用户持62开头的银行卡进行文化消费,均可优惠应付款项的20%。这项活动对省市两级公共文化服务机构设定了目标,但未对县级和县级以下的公共文化服务机构做出明确的要求。2014年,山东省图书馆启动了“光明之家·视障数字阅览室”项目,至2016年已在全省17所特殊教育学校配套建设了视障数字阅览室,完成了59个基层盲人数字阅览室站点建设任务,组织完成了针对市图书馆和盲校视障阅览室管理技术人员的培训。与基层图书馆相比,国家级和省(市)级公共图书馆具有较为雄厚的馆藏资源优势、人才队伍优势和财政支持优势,能敏锐地捕捉到图书馆发展的前沿方向和趋势,并利用自身的优势率先开展活动。县级和县级以下的公共图书馆由于受到地域和县域经济的限制,没有足够的资金和能力配合上级单位进行活动的开展和宣传,这势必造成基层群众无法同等享受文化惠民带来的实惠。
5公共图书馆开展数字阅读的发展要求
5.1应用新技术丰富数字阅读
增强现实技术(Augmented Reality,以下简称“AR技术”)是使用信息技术对现实世界的一种补充和增强,能让用户感受虚拟事物、信息与现实世界重叠的二维世界[9]。AR技术已经广泛运用于动漫设计和装修等领域,相信在智能化时代,AR技术将会带动数字阅读的发展。目前,AR技术在日常生活中应用最广泛的是报纸“魔码”(又称二维码)和点读笔。魔码(二维码)将信息集合在二维码上,用户可以通过应用软件扫描来读取二维码的对应信息,这一过程实现了虚拟和现实的结合;点读笔其实是将图书的内容通过OID(Object Identifier)进行编码,并通过特殊的印刷术将编码印刷在书上,用户可以通过点读笔进行扫描解码并转换成语言格式。从本质上讲,AR技术都要经过“编码”和“解码”两个过程[10]。如果将AR技术与图书馆数字阅读相结合,其将真实场景和相关虚拟资源进行信息融合的方式,必将促使图书馆的服务理念、服务方式和服务内容等发生变革。
5.2跨行业合作推介数字阅读
上海图书馆率先与互联网金融(支付宝和微信)合作,通过融合渗透使双方能够充分发挥合作双赢的优势,打造了集阅读、消费、理财等活动为一体的数字化平台,实现了互联网思维与公共文化服务的有效对接。山东省图书馆与山东出版集团合作,共同推出“你选书,我买单”活动,允许读者在济南市所有新华书店挑选自己喜爱的书,并在书店履行借阅手续,这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新书上架后无人问津造成的资源浪费,同时也增加了出版集团的营业收入。图书馆通过与社会行业合作,共享彼此资源,利用网络搭建新的服务平台,既能够有效降低成本、实现双赢,还能促进传统业务的转型升级,最终带动图书馆事业的转型发展。总之,图书馆实行跨行业合作不仅有利可图,而且势在必行[11]。
5.3拓展數字阅读群体
利用各种渠道积极宣传和推广阅读,是图书馆拓展用户群体的最佳途径。在山东省首届“文化消费惠民季”期间,山东省图书馆除了在馆舍摆放宣传物品,还发动大明湖分馆相关人员在大明湖景区附近分发海报,同时在少儿分馆开展各种公益讲座和培训。这些措施使山东省图书馆7—9月的读者流量以及公众号和网站的访问量激增。山东省图书馆也借此契机大力宣传富有特色的“尼山书院”等文化活动,继续深入推进“尼山书院”建设,督促市县级“尼山书院”建设工作,为建成覆盖全省、运转规范、服务有效的“尼山书院”服务网络体系奠定了基础。
6结语
公共图书馆拥有丰富的数字化资源、完备的场馆设施以及广泛的用户群体,因此,图书馆应通过文化传播和推广的方式,引导用户阅读,这是由公共图书馆必须承担的基本职能决定的,也将贯穿于公共图书馆的发展过程中。
参考文献:
[1]CNNIC发布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EB/OL].[2017-09-19].http://www.cnnic.net.cn/gywm/xwzx/rdxw/20172017/201701/t20170122_66448.htm.
[2]赵蓉英,魏绪秋.引证视角下的国内学术论文影响力评价:以CNKI中国引文数据库为例[J].情报理论与实践,2017(8):55-60.
[3]三叶草.服务决胜数字阅读:书生推送服务型数字图书馆[J].中国电子与网络出版,2003(9):24-25.
[4]王遇璐.关于公共图书馆共享工程建设的思考与对策:以横县图书馆共享工程县级分中心建设为例[C].广西图书馆学会2009年年会暨第27次科学讨论会论文集,2009:175-179.
[5]吴慰慈,谷秀洁,张久珍.2010年图书馆学学术进展[J].图书馆论坛,2012(6):23-31,61.
[6]黄丹.数字环境下公共图书馆的移动阅读方案:以南京图书馆为例[J].图书情报工作,2012(2):188-190.
[7]刘燕.基于新技术应用的图书馆读者服务探索:以上海图书馆新技术体验中心为例[J].上海高校图书情报工作研究,2012(9):1-3.
[8]李怡梅,肖雨滋,钟春华.我国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现状及思考[J].图书馆,2015(6):32-36.
[9]Paul M,Fumio K.A taxonomy of mixed reality visual displays[J].IEICE Transactions on Information Systems,1994(12):1321-1329.
[10]廖宇峰.增强现实(AR)技术在图书馆中的应用研究[J].情报资料工作,2017(1):62-66.
[11]许桂菊.公共图书馆推进数字阅读的实践与思考:以上海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服务为例[J].图书馆,2017(4):21-26.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